相关文章

“超级记忆与全脑潜能开发”:“变形记”上演之后

东方网5月25日消息:打着“安全教育”幌子,一出赤裸裸的商业广告尚未播出,就成功招徕了无数双关注的眼睛,广告中宣传的书籍热销也不足为奇。

这场闹剧曝光后,这本书还有没有的卖?这本书买了能不能退?究竟是谁一手导演了这场“变形记”?又该由谁对此事负责?一连串问号成了很多学生家长心中待解的疑问。

书店:看你心诚我才卖给你

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位于合肥六中校门东边的百草苑书店。在书店找寻一番后,记者选购了几本教辅资料。有了这些“前奏”,随后记者询问店员,书店有《超级记忆与全脑潜能开发》出售。

颇费一番功夫后,店员声称被记者一颗“学生家长的诚心”打动了,打了一个电话后,从收银台下面抽出一本《超级记忆与全脑潜能开发》。

就在此时,合肥七里塘小学四年级学生贝贝(化名)的母亲王女士来到书店要求退书。店员一开始不承认这本书是百草苑书店经销的,不过王女士手中收据上的印章成为强有力的证据。

王女士说,她多次拨打收据上的“北京卓尔时代国际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”的联系电话,始终无人接听。

就在王女士退书受挫之时,一位女士来到书店点名要买《超级记忆与全脑潜能开发》。这位汪姓女士称,孩子从学校带回了一份调查问卷,还收到学校发来的短信,才知道有这本神奇的书,“周边不少家长也买了这本书。”

电视台:声誉受损决定维权

“我们也很冤枉。至于有人跟教育部门联系,要求收看这个节目的事情我们并不知情。”合肥电视台分管教育法制频道的曹副台长坦言,家长对电视台不满,电视台完全能够理解。

曹副台长介绍说,教育法制频道实行广告独家代理制,广告节目的监审工作由电视台的广告节目管理部统一负责。5月23日播出的那个节目,台里是按照广告程序操作的。“这些人是在瞒着我们情况下,跟教育部门联系的。”

事发前教育部门未与电视台对播出节目的内容进行核实,双方缺乏沟通,致使把控程序出现漏洞,给骗子钻了漏洞。曹副台长表示,北京卓尔广告有限责任公司的营销手段“涉嫌欺诈、性质恶劣”,合肥电视台在停播相关广告片的同时,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受损的声誉。

“散发问卷的人绝对不是频道的。”曹副台长言之凿凿,也不是独家代理频道广告的广告公司员工。曹副台长认为,散发问卷的人有可能是北京卓尔广告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作人员,或者是他们花钱雇来的。

家长:这个事一定要有说法

尽管这一事件的有关方面说自己很冤枉,不过最“冤枉”的无疑是学生家长――遭到忽悠自然不满,买书后的退书无门更是满腔愤懑……来自全省各地的相关投诉不下百余条。

在合肥、芜湖之外,其他城市也出现类似的事情。宿州市第一小学三年级学生彤彤(化名)的家长李女士告诉记者,她在电视上也看到这条广告,一套号称260元的《超级记忆与全脑潜能开发》打折后只需100元,很多人抢着买。

“一定要调查清楚,给广大家长一个交代。”说此话的市民张女士认为,骗局在多地成功上演不是偶然,说明把关上存在问题,给家长带来金钱上的损失,而拿“校园安全”做文章更是伤害了家长们的感情。

律师:刑事处罚不大可能

无良书商的行径让人愤懑,他们的行为是否构成欺诈罪?究竟应当受到怎样的惩处?记者就此采访了安徽金晟律师事务所李永光律师。

“如果推销的是钻石而出售的是石头,那就构成了欺诈罪;但是如果只是为了卖书而卖书,就不能构成欺诈罪。”李永光律师表示,不法书商借教育部门之手推销书籍,让广大学生和家长遭受感情欺骗,但是要追究不法书商的刑事责任,目前尚缺乏法律依据,除非这当中存在权钱交易、商业贿赂。

两家研究院,谁是“李鬼”?

无良书商行骗时提供的“红头文件”来自“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教育科学研究所”,这个单位究竟是何方神圣?

昨日记者联系上“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”的张乃剑秘书长。张秘书长说,“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,《北京青年报》的记者也在问教育科学研究所与我们的关系。”

张秘书长说,从2006年5月正式在中央编制办登记注册以来,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对过去的机构进行了清理,和这个所谓的“教育科学研究所”不存在任何隶属关系,“它打着我们的旗号开展活动这是非法的,我们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”

昨日下午6时许,这家单位在网站上发表声明与此事无关。

奇怪的是,记者通过网络搜索还找到了一个“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”。通过这个网站,记者联系上“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教育科学研究所”办公室主任王女士。

王女士说,教育科学研究所隶属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,不过教育科学研究所并没有下发文件到安徽,“我们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基本可以确定是打着我们的旗号行骗。”

当记者问及为何“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”秘书长张乃剑不承认“教科所”的合法性时,王女士称那个“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”是“李鬼”。